<span id="ermg7"></span>
<progress id="ermg7"><track id="ermg7"></track></progress>
  • 仙武道纪 第十四章 道童

    小说:仙武道纪 作者:饕餮居士 更新时间:2016-12-22 01:46:04 源网站:快眼看书
    白崖同样也有点动心,势境武者虽然只比意境高一个层次,但却是最重要的一个门槛,也是武者划分仙凡的界限。

        类似冯扬、董鸣这些意境武者,世俗并不少见,但势境强者就凤毛麟角了。前者是常规武器,后者却是核武器级别。

        由势境武者直接来教导武徒,他们对武学的认识就由功升华到了道。起点完全不一样,至少不会犯下冯扬当时的一些常识性错误。

        青衣武者抛出最大的诱饵之后,果然依诺让门口的青城意境放开了去路,任由他们离去。

        见到这些武徒离去时都略有所思,白崖知道他们当中至少有一部分人动摇了,说明清都观这次的掳人行动还是有所斩获。

        “慢着!”白崖跟着队伍前行,刚走到门口,却被那个掳他过来的青城意境给拦住了。

        “还有何事?”白崖脸色难看地问道。

        “白师弟,师伯有请!”这位意境武者没有将白崖生硬的语气放在心上,笑着摊了摊手。

        鬼才是你师弟!白崖心里隐隐有点不妙的感觉,刚才还是群体抄书,现在怎么变成单独见教导主任了?

        不过,他知道无力反抗。

        意境都归意境,可青城的意境武者跟世俗的意境武者又不太一样。

        冯扬这种在青城山都待不下去的意境,到了外界就是一馆之主的候选人??杉笞诿诺囊饩澄湔?,跟世俗成才的意境有多少实力差距。

        这也是今夜这帮气境武徒对上四个青城意境,就毫无反抗之力的主要原因。

        他们都有潜力,而且武道前途远大,但毕竟才刚刚从世俗考入青城。跟这些同样经历过青城武试,又不知道修炼了多久的前辈还有很大差距。

        白崖无奈,只得一步一回头地走进青衣武者的那间厢房。

        进房后,白崖看见青衣武者正老神在在地坐在茶几边上闭目养神,手边放着一杯清茶。

        “刘前辈!单独留下小子,不知为了何事?”白崖不愿失礼,谨慎地抱了抱拳。

        “坐吧!”刘钰睁开眼睛,指了指对面的一张藤椅。

        白崖依言坐下,不再说话,等着刘钰开口。

        “本座看过你在雪岭顶的表现,心中有些疑惑,不知你可能解答?”刘钰端起茶碗,缓声问道。

        “前辈只管问,小子不敢有瞒!”白崖感觉有些怪异,心说你们都有那个什么座山鹞在天上看着,还能有什么疑问。

        “你在攀山途中,曾遇马颖姐弟有难,为何不救?”刘钰喝了口茶,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白崖。

        白崖闻言越发奇怪,这算什么问题,需要问他吗?问其他任何武徒,都能得到同样的答案吧?

        除非……

        白崖皱眉细想,突然心脏停了一拍。除非刘钰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认为他这个“大侠”不会为了武试而抛开侠义,所以才会觉得有疑问!

        不应该??!

        他跟冯扬、董鸣两人分别时,看他们的表情,那是绝对不可能将他的身份上报给青城的。就算青城想盘查通过武试的武徒身世,时间也对不上,上千武徒哪有一两日功夫就查探和统计完毕的。

        “马颖姐弟当时并无性命之危,况且他二人只要点燃钟灵木牌就能得救,无需小子多事!”想归想,白崖依然照本宣科地回道。

        “嗯!”刘钰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在攀登蘑菇峰的过程中,便曾找到了一株雪莲花的花骨朵,为何不采?就算本座未说过花骨朵也能过关,可采摘了总归是个希望吧?”

        白崖眯了眯眼,现在他能确认刘钰真的在针对他。

        那株花骨朵长在岩石缝隙当中,天上的座山鹞不可能看见。除非有人按他的攀山线路重走一遍,否则是见不到那株雪莲花骨朵的。

        “万物皆有灵,采之无用便不采!”

        其实白崖当时想的是,回头才来看看花骨朵有没有开花,但知道刘钰在针对他之后,他不想这么说了。

        “采之无用便不采?”刘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端起茶碗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叶,优哉优哉地说道,“呵呵!你倒是想法颇多……”

        刘钰一番做作,让白崖心中渐渐生厌,此时他已经有点不耐烦,只是依旧按捺着性子不出声。

        刘钰自己倒是没有察觉,依旧感觉良好,目光扫向茶几上的一封书信。

        这是一封来自金刚寺先天强者圆明禅师的书信,信里面透露了白崖的真实身份。

        白崖离开金刚寺之后,圆明和慧难就没有他的消息了。但一年多以前,冯扬去云龙岭查探白崖的假身份,让两个大和尚获知他在成都振武道场,并开始暗中关注他的情况。

        圆明禅师特意在武试之前,向青城派透露白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番好意,想要免掉他以后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刘钰是这届青城武试的主考官,所以这封书信就到了他手里。

        看过信里的内容之后,刘钰原本并不相信。以他的想法,真要有这么个人去过金刚寺,那就算死缠烂打都要留下来做个护法金刚,怎么可能再放给青城派。

        这种人以后就算不能晋升先天,在世俗替宗门处理俗务也是大杀器,至少凉州地界的世俗武林都会给份薄面。

        不过,这封信的落款人毕竟是一位先天强者,刘钰只得将信将疑地关注起白崖在武试中的表现。

        这一看之下,刘钰还真发现白崖跟圆明老和尚信里的描述很像,龙虎奇形、面瘫、性情坚毅果断又带着一点小小的滑头。

        只是青城派离陇西郡太远,关于狄道城事件的记录十分简略。刘钰始终无法将眼前这个十五岁少年,跟在狄道城做下滔天大案的血面人等同起来。

        这也不能怪刘钰,任何一个人看到白崖,都很难联想到狄道城那个血面人。

        青城派有关狄道城事件的记录只有几行字,可就是那寥寥的几行字,刘钰依旧能感受到那个血面人的铁血和刚烈。

        那股血气犹如狂涛巨浪般扑面而来,让刘钰心怀激荡,久久难平。

        一念到此,刘钰用手指敲了敲茶几上的书信,垂下双目,一只手端起茶碗遮挡住面容,沉声问道:“白崖,你可知罪?”

        “罪从何来?”白崖心中一凉,眼中慢慢燃起两点火星。

        “你隐瞒身……”刘钰一笑,低头喝茶。

        “你既然知道……有屁就快放!”

        刘钰话未说完,立刻就被打断,对面传来了一个沉静地声音。

        “咳咳!”刘钰手一抖,差点把茶碗打翻,愣然抬头。

        只见对面那个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一只脚踩着椅子,胳膊肘架在膝盖上,身体前倾,眼中带着熊熊火光,咧嘴露出了一口白牙。

        “虎威肆然,如彻如寒!”

        刘钰一凛,只觉脖颈后面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刹那间,脑海中那个狄道城血面人就与眼前的少年重合在了一起。

        忽然间,刘钰知道自己犯错了。圆明禅师在信中已经提醒过,眼前这少年软硬不吃,跟所有猫科动物一样,毛只能顺着捋。

        只是他刚摆过架子,一时之间还放不下来。

        “你可愿拜我为师?”刘钰苦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要!”白崖的回答干脆利落。

        “可能加入清都……”

        “不加!”白崖歪头,吊着眼角看着他,冷冷地问道,“你可还有事?”

        “没事了!”刘钰苦笑,摇了摇头。

        他还真不敢强留这位,否则传出去,他的那个白头翁师父会打断他三条腿。

        “切!”白崖心里一松,大摇大摆地朝门口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刘钰偷眼看着白崖的脚步,一边忐忑不安地在心里默数。

        果然……

        “加了清都观有什么好处?”

        白崖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忽然又转过头,眨着眼睛问道。

        刘钰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圆明禅师信里说得没错……这小子除了坚毅果敢,刚烈执着,还有点惫懒和市侩。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怪胎?难不成是本座在山里待得太久了,已经跟不上这世道了吗?

        刘钰觉得很腻歪,他可不是派里那些几百岁的老怪物,应该还很年轻才对嘛!

        “进了清都观,就能拜本座为蒙师!”

        不过,他这会有点抓住白崖的脾气了,不敢再废话,直接开条件。

        “你?”白崖睇了他一眼,眼神似乎颇为不屑。

        刘钰看得心里恼火,心说本座怎么了?你小子连振武道场的教头都拜了蒙师,难不成本座比那个什么冯扬还差?

        总不能替师收徒,让你做本座的师弟吧?那样清都观的颜面何存?

        “要不……本座做主收你为箓坛道童!”刘钰叹了口气,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给这小子点甜头,把他放给青城其他支脉,他只会更丢脸。

        “道童?”白崖讶然。

        “唉,你要知道青城派虽说是仙武宗门,但……”刘钰无奈,只好又解释了一番。

        原本箓坛道童是一种道门职务,青城派不仅是仙武宗门,它本质还是道门。武道只是道家的修炼手段,可不是说青城派就跟武馆一样了。

        在青城派里面,武功再高那也只是你个人的修为,跟道家屁关系没有,道门职务才是门派地位的表现。

        道童虽说是最低级的职务,可那也等于进了青城门墙。就算还没有授业恩师,不能称自己是青城弟子,但比有名无实的青城门人又好多了。

        做了箓坛道童,已经可以说是半个青城弟子,起码在挑选武道功法时,约束就少多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武道纪,仙武道纪最新章节,仙武道纪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PK10注册即送_PK10送体验金 艾弗森| 山姆克拉弗林离婚| 神话| 徐正溪| 荷兰弟取关迪士尼| 明朝败家子| 四川垃圾分类立法| 明朝败家子| 首相女友赴美被拒| 首相女友赴美被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