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ermg7"></span>
<progress id="ermg7"><track id="ermg7"></track></progress>
  •     天亮之前的几个小时,对季暖来说,也是同样的煎熬。

        两人是在沙发上睡的,墨景深将季暖搂在怀里,季暖在他怀里睡的很踏实,但是隐约中能感觉得到他的身体一直异常的滚烫。

        直到凌晨四五点,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季暖睡了一觉,睁开眼看着仍然黑暗的房间,同时感觉墨景深似乎是终于睡着了。

        他身上的温度虽然仍然比平时热了些,但没有昨晚那么严重,他应该是把最难熬的阶段熬了过去,终于在身心疲惫之下睡着了。

        季暖就这么靠在他怀里没有动,听着他的心跳,缓缓抬起手,抱着他的脖子,闭上眼睛。

        沉睡的男人不知是醒了还是本能的动作,将季暖搂的更紧,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头顶,似是无意的一吻,却又让季暖趴在他怀里忍不住笑了下。

        季暖再又睡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

        她抬起头,见墨景深终于睡的沉了些,而且他身上的温度也已经彻底降了下来,她松了口气,动作很轻很慢的从他的怀里退出来,再拿过他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轻手轻脚的去床边,拉开窗帘,看看天色,虽然昨晚是电闪雷鸣的大雨,今天早上却是阳光普照,看起来该是已经清晨七点多。

        门外这时有脚步声走近的动静,季暖警觉的转身,在清楚的听见是墨老爷子的声音时,直接走到门边。

        “你倒是把景深藏的很隐蔽??!怪不得我派出来的人始终没找对地方!”墨老爷子在门外边走边怒冲冲的骂道:“你小子现在也可以称得上是老谋深算了你!”

        墨绍则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在父亲您面前,我怕是担不起这四个字?!?br />
        墨老爷子冷声哼哼道:“你算不过的是人心!就这一次,你终究还是败了!”

        “您倒是对景深的自制力很自信,一大清早的非要跟着过来,我也就不跟你卖关子,这门打开后,您老还是认清现实,早点让书言嫁过来,也省去我继续操这份心?!蹦茉虻挠锲锫求贫?。

        “呵?!蹦弦映庑α松骸澳悄憔桶衙糯蚩允??!?br />
        季暖贴在门上,听见外面的对话,直到再听见有房卡在门外刷开的一道很短暂的音乐声,她眉心一动,伸手便先一步在里面将房门打了开。

        墨绍则的脸上本来还有几分冷淡的笑色,那种表情还真应了墨老爷子的那句话,有着老谋深算的味道。

        结果在季暖的身影骤然出现在房门里的一刹那,墨绍则的面色瞬间一僵,很快鸷冷了下来,冷眸盯着她:“怎么是你?”

        季暖对他微微一笑,笑的没什么温度:“墨董,早上好?!?br />
        墨绍则表情难看的瞪着她,骤然就要进门看看里面的情况,季暖却是站在门前没有让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又是墨景深的父亲,在她面前总归不至于伸手推开她。

        墨老爷子杵着拐杖走过来,对着季暖悄悄的竖了一下大拇指,眼里满是欣慰赞赏,然后老神在在的笑看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墨绍则:“怎么样?我说你败了,你就是败了,你老子终究还是你老子,在孙媳妇的这件事上,你动摇不了!”

        “你是怎么找来的?”墨绍则毕竟是见过了风雨的人,面色沉了片刻后,直接冷冷的质问季暖。

        季暖温温淡淡的一笑:“怎么找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昨晚和景深在一起的人是我?!?br />
        墨绍则冷眯起眼。

        不待他说话,墨老爷子就又在一旁帮腔道:“季丫头,都嫁进来这么久了,还叫什么墨董?爷爷在这给你做主呢,他是景深的父亲,你也该是时候改口了?!?br />
        墨绍则的脸色仍然很黑,预想中想看见的一幕没有,反而被季暖和老爷子在这一大清早的将了一军,里子面子都丢了个干净,眼神阴沉中满是愠怒。

        季暖犹豫了下,但毕竟还是要给墨爷爷的面子,直接微微一笑:“爸?!?br />
        墨绍则冷眼看着她:“季小姐的这一声爸,我怕是承受不起,你愿意喊就喊,终究也是喊不了几天了?!?br />
        季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没因为他话里的冷漠和威胁而乱了分寸,仍然站在房门前不让他进去。

        先不说里面那个还在床上昏睡的女人是无辜的,不能被牵扯进来,不能被他看见,就只说墨景深,熬了一整晚,终于天亮了才睡着,总也得让他多睡一会儿。

        墨老爷子面色不愉的瞪着墨绍则:“季丫头喊你的这一声,已经是给足了你的面子,你就不能把你这固执的脾气收一收?景深的婚姻是他自己的选择,你就算是他父亲,也没资格去指手划脚!季丫头早就已经是墨家的人,何况她到底也还是个二十岁的孩子,你就不能跟人家好好说话?非得这么横?”

        墨老爷子又道:“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你也老大不小了,在美国呆久了,尊重这两个字都不会写了?这么咄咄逼人,像什么样子!”

        “景深的未来属于美国,属于Shine?!蹦茉蚶渖担骸罢庵只拔也幌朐僦馗?,书言是最合适的人??!”

        “安书言哪里合适?论家世,季暖也没比书言差多少,只不过季家是在海城罢了!日后如果景深回美国接手Shine,季暖在他身边做的未必就比安书言差!你连比较都没有比较过,就这么否定季暖,真是个老顽固!”

        被自己的八十岁的老父亲骂声老顽固,墨绍则黑沉着脸,再又冷冷的看着季暖。

        墨绍则忽然对后边的保镖吩咐道:“把她给我拉开!”

        保镖顿时就快步上前,墨老爷子见状,狠狠的往地上杵了下拐杖,怒道:“谁敢动我的孙媳妇!”

        墨绍则冷眼看向老爷子,继续冷声吩咐:“都聋了吗?把这个女人拉开!”

        “够了?!?br />
        赫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季暖的身后响起。

        墨景深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声音清凌凌的夹着寒意凛冽,眸色冷沉,淡淡的将目光投了出来。

        (三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最新章节,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PK10注册即送_PK10送体验金 扫黑除恶中央19督导组进驻甘肃| lol谁克制新版铁男| 伊朗打全球鹰的导弹| 杭州中考科学质疑| 江天昊家真破产| 高空抛物摄像头有用| 本科线是二本吗| 中国未来地铁来了| 江西南昌高考填报志愿时间| 高考为何移民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