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ermg7"></span>
<progress id="ermg7"><track id="ermg7"></track></progress>
  •     墨景深没有回答他。

        秦司廷将药放下,凝视着他漠然平静的脸:“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被谁给灌了**汤了?连自己一直捧在心尖儿上的女人都给忘了?还是你睡着的这两个月忽然意识到单身的好,无原无故的就要把你女人给抛弃了?”

        床上的人不说话,甚至冷漠的仿佛与世隔绝,没有任何表情。

        秦司廷气的想骂人:“你知不知道这两个月,季暖每天在病房门外守多久?她一个才刚流产没多久的女人,明知道隔着墙隔着门看不见你,还执着的每天在这里守着,你当时车祸差点丧命,她也差点丧命,你们两个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生死与共也不是第一次了,现在你忽然说你要离婚?你他妈是不是睡傻了?”

        墨景深闭着眼,语调很淡:“出去?!?br />
        秦司廷正要说话,这时忽然听见病房外面传来奔跑而来的脚步声,还听见封凌在喊让季暖慢点跑的动静。

        他顿了顿,再又看着床上闭着眼神容冷漠的人:“季暖来了,我先去拦住她,你最好给我赶快清醒过来?!?br />
        说罢,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季暖匆匆的赶到医院,见墨绍则和万珠等人都在门口没能进去,秦司廷这里从病房里走出来,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掠过,最后定格在季暖的身上。

        季暖是从机场直接赶回来的,洛杉矶机场很远,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她们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赶了回来,季暖从医院门前跑进来的时候连封凌这种身后的人都险些没能追得上她。

        气喘吁吁的女人盯着秦司廷,又向他身后的病房门看了眼,问:“他醒了吗?真的醒了吗?”

        秦司廷不动声色的看她一眼,有些头疼,抬起手捏了捏眉心:“是醒了,但睡了太久,目前还不适合见到太多的人,让他先静一静?!?br />
        季暖顿时就笑了起来:“没事,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见不到人没关系,她已经等了两个月了,再等等也没关系。

        只要他醒了就好,他没有沉睡不醒,没有成为植物人,医生说过他只要能醒过来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怕就怕他醒不过来。

        只要醒来了就好啊。

        她的墨景深没有撒手离去,他回来了。

        看见女人大喜过望的表情,秦司廷语气发涩,一会儿没再说得出话来,片刻之后,他安抚过万珠和墨绍则,让他们先回去休息,等他的电话通知。

        季暖依然执着的留在医院不肯走,秦司廷也没强行让她离开,只是看见季暖将行李箱放在墙边,然后一个人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一如既往的耐心等待时,静默了看了她许久,片刻后道:“你不回海城了?”

        “看情况吧,刚才从机场赶回医院的路上我给海城打过电话,佣人说我爸今天能吃得下东西了,状态比前两天好了一些?!?br />
        秦司廷点了点头。

        等了一整个晚上,季暖也没能进病房,秦司廷每一次出来看见她都劝她回去休息,或者去陪护休息间里睡一觉。

        但季暖自从知道墨景深已经醒了,她就怎么都睡不着,至少让她看他一眼,今晚看不到就等明天,她可以等。

        直到凌晨,天色将亮,秦司廷打开门又看了眼,忽然脸色难看的转身回了病房,看着自从醒来后到现在也始终没有睡的墨景深。

        “走廊里很冷,她已经在那里像个乖宝宝似的一动不动坐了一下午加一整夜了,我是看不下去了,你女人你自己解决,我去医护人员休息室睡一会儿?!鼻厮就⑺底胖苯幼碜吡?,关门时的动静有些大,季暖转过眼一脸奇怪的看着秦司廷的背影,不知道他这好端端的是哪来的脾气。

        她再转眼看见没有被完全关上的病房门,因为刚才关门的动作太大而反弹了回去,还留有一条细小的缝隙。

        门没有锁,其他医护人员不在,秦医生也走了,门上还有条缝,墨景深也已经醒了。

        一切仿佛都在告诉她,她可以进去了,就算他现在又暂时睡着了,她现在也已经可以进去看看他了。

        但秦司廷白天时说,他现在需要安静。

        季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盯着那条细小的门缝看了很久,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起身进去,在门外的长椅上继续静坐,在墨景深没同意除了医护人员进去之前,她还是尊重他的选择,慢慢等吧。

        病房里很安静,墨景深静默的看着门前的那道缝隙,病房里的灯光很暗,走廊里的灯光却是大亮,他能透过这条细小的缝隙看见在长椅上那道身影,果然像秦司廷所说,像个乖宝宝一样的坐在那里,没有发生任何噪音和动静,像是怕吵到他,又像是怕被医护人员赶走,不让她继续在这里陪着。

        时间渐渐指上凌晨六点半,她仍然一动不动的坐着。

        墨景深又静默片刻,掀开被子下了床,看着门缝外的人影,他缓慢的走了过去,走到门前,手放在了门上。

        这个时间的医院很安静,季暖始终没有睡意,即使墨景深的脚步声很轻,她也还是听见了,猛地转过眼,在病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与男人黑色沉冷的视线相对。

        季暖猛的一下就站起身,却因为坐了一晚上而双腿发麻,踉跄了一下险些没站稳,抬起手撑在长椅上才没狼狈的摔下去,再抬起眼看向门里的男人。

        “你怎么下床了?才刚醒过来,医生说你现在可以随意走动吗?”季暖锤了锤有些发麻的腿,再站直了身子,直接朝他走了过去。

        到了病房门前,那种近乡情怯的感情也没了,看见墨景深只是比出事前清瘦了一点点,但是没有任何变化,他还是那个他,她熟悉的男人。

        季暖因为一时情绪激动也没太注意到他态度和眼神上的不同,转眼看了看周围,没有医护人员在,就眨着眼睛在他面前直接顺着门边挤进了病房里,再一脸焦急的小声说:“快关门快关门,别被人看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最新章节,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PK10注册即送_PK10送体验金 19年高考重点线| 甘肃共祭伏羲| 我国的现代化城市| 江苏省教师类职称| 周的文化产业| 怎么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垃圾分类概念股有哪些| 曙光实体名单| 我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由| 整治违规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