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ermg7"></span>
<progress id="ermg7"><track id="ermg7"></track></progress>
  •     “我真不是故意的……唔!”墨景深吻住她。

        这跟季暖当时在他唇上胡乱的啃噬不同,她瞬间只觉得全身像是有电流划过,整个人都颤了一下,从头酥到了脚。

        明明已经结婚半年,昨晚也有了初次的经历,季暖却仍然经验不足,青涩的连回应都不会,只小心的动了动自己的舌尖,却反被身上的男人加深了吮吻的力道,吻的又深又重,几乎夺去她全部的呼吸。

        季暖有些晕眩的闭上了眼睛,却忽然感觉墨景深的吻移至她敏感的耳际,低哑的声音贴着她的耳廓:“天快亮了,你要是再不睡觉,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br />
        她募地睁开眼,转眼就撞进一片漆黑的深邃瞳眸里。

        “墨太太,昨晚才疼的要死要活,你确定今晚能承受得???”

        季暖来之前只想着躺在一起好好谈谈,虽然也想到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但昨夜自己又疼又哭到嗓子哑了也没被他放过的回忆钻入脑海,她顿时就身子一缩。

        可却也没忽略他刚刚称她为墨太太……

        所以今天她的所有争取,也并不是没起到作用。

        既然她还是墨太太,更要一生一世都做他的妻子,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躲得了?

        “第二次也会那么疼吗?”她语调有些含糊的问。

        他显然没料到她会忽然反问这么一句,看了她好半天,眼神仿佛顷刻就能将她生吞活剥。

        然而目光落在她颈间还未消退的痕迹上……

        墨景深清楚的记得他昨晚因为酒里的药性和愤怒,究竟把她给欺负成了什么样子。

        一天的时间不到,要是再来一次,恐怕她这几天都没法下床。

        墨景深低叹,哑声道:“别轻易挑战男人的忍耐力,今晚放过你,明晚再敢往我怀里钻,你可以试试后果?!?br />
        季暖缩在他怀里不说话。

        “回去睡吧?!蹦吧钊嗔巳嗨哪源?。

        季暖在他正要起身的刹那忙伸出胳膊再度用力抱住他的脖颈。

        “我在你这里睡!”

        墨景深眸光一暗,看着一脸坚定又有几分羞赧的小女人。

        季暖被他看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忙将缠绕在他脖子上的手给抽了出来,又迅速抓起被子蒙到自己脸上,躲着他的视线。

        他低笑:“害羞就回你自己房里去?!?br />
        “不要,我就在你这里睡!”季暖在被子里闷闷的说。

        终于不得不正视她这忽然的性情转变,墨景深侧过身躺下,目光却是看着躲在被子里一直不肯露出头来的季暖。

        周遭的一切忽然变的很安静。

        季暖悄悄将被子拽下去。

        抬起眼就看到墨景深正躺靠在旁边,疏朗清越的目光一直在看她。

        季暖脸上一窘,迎着他的视线小声问:“你不睡?”

        “你躺在这,我怎么睡?”

        季暖下意识的看了看两人身下的床:“这床又不小,跟主卧的那张床没什么区别,我睡在这里又不会挤到你!怎么就不能睡?”

        墨景深因为她的话而笑。

        “笑什么?”季暖以为他还是不信她的诚意,干脆在被子里向他又贴近了一些,表示自己是真的不打算再跟他分居了。

        “季暖?!彼鋈唤兴拿?,嗓音低沉暗哑。

        “嗯?”

        “你早该这么自觉了?!?br />
        季暖下意识又向他靠了靠,不能再听他说话,再听下去只怕自己会被撩到夜不能寐。

        墨景深因为她这又贴过来的动作而忽地捏住她的下巴,俯首便是一记深吻,直到季暖呼吸不畅,才放开她。

        再吻下去,今晚两个人都别想睡。

        季暖被亲的脸红到了耳根,局促的往被子里钻,墨景深却忽然下床。

        她忙抱着被子坐了起来:“你要去哪?”

        墨景深头也不回的进了浴室,只扔下两个字:“洗澡!”

        季暖懵了一下。

        他不是刚洗过?还洗什么???

        直到听见浴室里传来持续很久的水声,她才终于明白过来。

        她涨红着脸,险些笑出声,躺回去,拥着怀里的被子,呼吸着床被间清洌干净的属于墨景深身上的味道……

        ----

        清晨六点,薄雾微曦。

        季暖从前世的噩梦中惊醒,睁开眼,猛的从床上坐起身。

        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房间里安静的让她心里发空,忙掀开被子下了床,又因为起来的动作太快,踉跄了一下,伸手抓到一旁的桌架。

        前方传来房门被推开的响动,季暖抬起眼就看见墨景深衣冠整齐的站在那里。

        他像是也刚醒来没多久,刚刚洗过澡,衬衫长裤,干净清冽。

        “身体不舒服?”墨景深看见季暖白到近乎透明的脸色,走过去。

        季暖却是一直在盯着他,看着他,在他走近的时候,在他关切的将手抚到她头上的刹那,她仍然在盯着他的动作。

        原来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

        墨景深因为她的眼神而收回手,她以前很抗拒他的碰触,也许昨天的反常是被梦魇着了?

        今天这是清醒了?又要开始拼命的将他向外推?

        “头晕?”他没再继续碰她:“可能昨晚撞到头之后留下的后遗症,今天再去做个脑部CT,我叫陈嫂过来帮你换衣服?!?br />
        话落,墨景深眼神淡淡,转身欲走。

        “墨景深!”季暖想也不想的忽然叫住他。

        刚侧过身去的男人回眸,季暖忽然就撞进了他怀里。

        墨景深身形一顿,下意识抬起手正要将她搂住,怀里的小女人却先他一步的用力抱住他挺直的脊背,手在他腰间紧紧的缠绕。

        他因为她这投怀送抱的动作而怔了两秒,再低眸看着怀里那颗小脑袋,将手放在她头上安抚了拍了拍:“不舒服就去医院,嗯?”

        季暖不说话,只用力抱着他,呼吸着男人身上带着清晨气息的沐浴露香味儿。

        “做噩梦了?”他问。

        “嗯?!奔九匀唤舯ё潘χ苯崾档募贡?,满是依赖的不肯放手,微哑着声音说:“我梦见你不要我了,梦见你一走就是十年,后来你还娶了别的女人?!?br />
        她的声音因为刚刚醒来,又软又慵懒,难得的撒娇。

        墨景深摸了摸她的头,嗓音低道:“别胡思乱想,我永远都不会娶除你之外的任何人?!?br />
        季暖将脸埋在他怀里,没去反驳。

        无论前世如何,这一世她再也不要错过他!

        “头还疼着?”

        “不疼,刚刚起床的动作太快,一时间没站稳,没事?!?br />
        “陈嫂已经备好了早餐,洗漱过后下楼去吃?!?br />
        “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最新章节,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PK10注册即送_PK10送体验金 金秀贤一周后退伍| 高考辽宁啥时候出分| 扫黑除恶要对背后的保护伞| 赤痕夜之仪式女武神| 刀塔霸业登陆不| 高考网上填志愿多久| 地震后余震的可能| 没开车被交警吊销驾照| 中国铁矿石暴涨| 今日沪指开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