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ermg7"></span>
<progress id="ermg7"><track id="ermg7"></track></progress>
  •     对于千叶真一这种说法,让得几人都愣了一下。

        考虑到这里还有一个,是信奉着神明的神社巫女,千叶真一还是解释了一句:“说起来,我是个无神论者,没有信奉的神明?!?br />
        “而且……”千叶真一想到自己,现在各项身体能力早已经超脱正常人类,还具有着各种神奇的力量,凭借道具操控水,电磁之类超能力,魔法,内力武功……各种不同的力量体系。

        这些不同体系里,无论其中哪种,只单独的某一项都会让普通人为之向往,却只能存在于幻想之中,更别说这所有的一切了。

        如果说神明只是在凡人幻想中,属于那种拥有并掌握着人类无法获得的超凡力量的高等存在,那他是不是某种意义上也差不多了?

        只是思绪发散中,才这样想了一下,却并不会真就这么认为。

        经历了穿越这种事情,还有那神奇的挂机游戏,千叶真一尽管再不信神,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忌讳的,所以他除了那一次因为菊丸英二的事情,去了一趟一之宫枚罔神社外,再也没有去过类似的地方,下意识的对这些地方不感冒,有些排斥。

        “而且,人们之所以信仰神明,主要的是寻求心里的安慰,以作为心灵上的寄托,不过我更愿意相信自己。如果遇到真的不能解决的事情,也不能将希望寄托在那种虚无的信仰上吧~”

        一之宫岐熏想要说些什么,只不过想到当初自己面对那凶恶的坏人时的无助,最后还是在关键时刻,被眼前的真一君拯救,她嘴巴张了张,还是没能理直气壮的反驳这种有些对神明不敬的言论。

        不过神宫寺倒是对此很赞同,看样子她也是一个无神论者,在讨论到这种话题时,意外的话多了起来,只是语气依然是有点生硬,情商不高的不善言辞缺点一张口谁都听得出来。

        虽然这样的人一般不怎么受欢迎,可千叶真一却是初步认可她的,起码这样的女孩不像有的女孩那样,当面怎样,背后又是另一种样子。

        以往五感敏锐的他就算再压制,还是超出常人太多,为此他可没少在无意中发现所在班级有的女同学那掩饰下的虚伪和做作,所以他到现在为止,都只跟少部分同班女同学有过接触。

        这样也会对他造成一些小小的烦恼,无意中见识到的人性不好的一面,多少还是会对心情造成一定影响的。

        时间也就这样,在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中过去。

        话题也从一开始有点沉重的信仰方面,不知不觉转移到了一些灵异的神鬼轶闻。

        “对了,前不久听说在北海道那边暴雪刚停时,有人在晚上用望远镜四处看,结果发现了雪女,然后将手机架在望远镜上,拍摄到了雪夜里在雪地中行走着的雪女,似乎很轻松的抓着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一点都不费力的样子?!?br />
        “哎?真的有雪女吗?”关谷杏子一脸的好奇,但看到真一那有些奇怪的神色后,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想不到原因。

        但随着一之宫岐熏的八卦,关谷杏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也面色古怪,不时看一眼真一,压抑不住的笑意,让她的眉眼儿弯弯,可爱中透着未经人事的少女,那所没有的丝丝妩媚。

        嘛~毕竟是被真一给输出过的。

        看着真一有些窘迫的脸黑样子,杏子只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说起来,在小时候那时笨笨的真一,老是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搞笑的事情,被真一的爸爸拿出来调笑时,真一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看真一的样子,她还是聪明的不去追问,如果可以说的,真一会告诉她,追问不合适的事情,到时候她可能会被真一给惩罚的呢!~

        一转眼,几天过去。

        “要注意的事项就这么多了,我给你打印了一张这个,回去后只要照着上面做,就没问题了,不要太担心,你恢复的很不错呢,而且你妈妈主持研发的那个药物,效果也不错的样子,回去跟你妈妈说一下,之后我们医院将会针对这个药物,给需要的人试用,丰富临床经验?!?br />
        女副院长说着,有点苦恼的样子,真的是对神谷矢崎的妈妈,也就是从事医学方面工作的神谷太太,感觉到有些心累。

        真是的,如果可以,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约见一面,达成正式的合作意向,将这种新型的,针对心肌炎方面的药物推广出去,他们医院也是有好处的,属于双赢。

        可是神谷太太的电话多次拨打,都无法接通,难道那电话只是个没用的装饰品吗?

        所以也只能拜托神谷矢崎了。

        至于那个老同学神谷……这个家伙明明都快五十岁的老年人了,却还跟小孩子一样耍脾气,拜托他传递一下医院方面的合作意向,却被黑脸的拒绝了。

        真的是…………

        看着面前点头答应,温柔如水的女孩儿,即是羡慕,也有些嫉妒,还有不忿。

        两个问题儿童一样的夫妻俩,居然有这么优秀的女儿,如果是自己女儿就好了。

        想到自己家那个说不好听叫死肥宅的儿子,某女副院长只感觉头痛,尽管用那种不好的词汇形容儿子不太好,可对那个平时有部电脑,可以联网,就能整天整天的宅在家里不出去,也不运动,已经有两百来斤的小混蛋,她实在是……

        如果儿子能娶到矢崎就好了,跟熟悉的老同学神谷做亲家,应该还不错吧?至少各种矛盾应该会比较少,遇到问题可以好好谈。

        有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子,她就不用那么困扰了。

        只不过看看少女偶尔看向那个高大的少年时,那温柔的样子,她感觉希望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不理会心累的,穿着白大褂的女副院长,一行少年男女,终于收拾并处理好了东西,道谢过后,辞别了对方,走出了这个让人感觉气氛有些压抑的,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白色监狱”。

        “白色监狱”,是蜷川絮吐槽的形容词。

        话说,自从由不良少女转变成宅女后,蜷川絮越来越有向着吐槽役的角色上转变了,而且吐槽的话如果不收敛一点,真的很毒舌的呢!~

        忽然,千叶真一似乎发现了什么。

        他停下脚步,看向一个方向。

        那里是街道旁的人行道,刚刚似乎看到了熟悉的东西。

        眉头微微皱起,瞳孔聚焦间,视觉已经开放了一些,顿时连百米外路过的行人,那身上的衣服,纹路都清晰可见。

        一位路过的年轻女人,脖子上戴着的绿色的,针脚密集的线织围巾,可以看到线与线之间的空隙,有的空隙里,还有点沾染上的饼干屑之类的。

        就这样,没有三秒钟,千叶真一眨了下眼睛,视觉开放的效果瞬间收回了大半,看着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他差点没笑喷出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从他停下脚步开始,已经有差不多10秒钟的时间,早就被杏子和神谷矢崎发现了不对劲,停下脚步望向他。

        杏子蹦跳了两步,折身回到千叶真一跟前。

        看他目光似乎在逡巡着什么似得,都没注意到他视线的具体扫向,就关心的询问起来:

        “真一,怎么了?在找什么东西吗?”

        还没等千叶真一回答,双手插兜,往回踱了两步过来的蜷川絮,已经开始了日常跟千叶真一的互相伤害。

        这个家伙,真的是记吃不记打,每次她要是嘲讽千叶真一,包括以前甚至还想跟他动手,哪次不是以她吃亏结束的,偏偏一点都不吸取教训,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大概是她理解错了关谷杏子话中的意思,明明杏子是以为真一这要回去时,想从这里买些什么之前就看过的东西,在找那个。

        而蜷川絮,则是以为真一丢了什么东西,杏子才问他找什么,一开口就是恶意满满的嘲讽。

        “哟,千叶A真一,在寻找你丢掉的铜锣烧吗?还是哪个道具丢了?”

        名字中带有A的,还有铜锣烧和道具,所能联想到的,也就只有哆来A梦了,所以说,这个家伙,是在对平日里发现的,真一胃口大,吃东西多,所以有嘲讽他吃货,忘不了吃的东西的意思吗?

        还是说因为真一经?;岽幼约憾道锬贸鲆恍┢嫫婀止值亩?,什么东西都可以装进兜里,然后也看不出来装了东西的样子,在取笑他装的东西多了,终于有弄丢找不到的了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在日本开挂的日常,在日本开挂的日常最新章节,在日本开挂的日常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PK10注册即送_PK10送体验金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 质疑天猫双11造假| 小丑票房破10亿| 李佳琦直播再翻车|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 翻译| 第一剪傅正义逝世| 知乎| 产妇丈夫讲述遭遇| 李佳琦直播再翻车|